反送中運動裡的女性歧視——黃藍是政見,黑白是良知?

筆者曾就這些觀察向一些黃絲朋友及網民言明,除了極少數認同我的想法外,大多數都會流露出「只是開玩笑無傷大雅」或「大敵當前,這個算什麼」的意思,更甚者會指責在下為「左膠」(意指諷刺性的“大愛”)。但這些人大部分都曾經斥責過警方及藍絲侮辱女性的行為及言論。為什麼換了立場和位置,想法便不同了?甚至有些人亦曾加入嘲笑藍絲女性的隊伍中。若「道德正確」的旗幟,只在站在自己那方時才能高舉,它也只不過是工具而已。「黃藍是政見,黑白是良知」?當意識形態高於一切,「黑白是政見,黃藍才是良知」。 Continue reading 反送中運動裡的女性歧視——黃藍是政見,黑白是良知?

70th Anniversary of the CCP Regime:Perfect Dictatorship or Empire’s Afterglow? (Part One)

It is true that the Chinese overseas students from the upper and middle classes are predominately reactionary. Nevertheless, now more and more people migrate to Western countries in pursuit of freedom from fear. A considerable number of them have become the most severe critics of the CCP regime and you can hear their voices on Twitter or YouTube. Continue reading 70th Anniversary of the CCP Regime:Perfect Dictatorship or Empire’s Afterglow? (Part One)

北京資訊戰走向反面

但是,靠戈培爾這套東西煽動出來的民族主義,必須要有經濟和軍力的強盛來支持,否則就是無薪之火。1939年的德國人支持納粹,因為有人人買得起的大眾小汽車(不過大部分交了錢的人都沒能拿到車,因為很快大眾生產線就改產軍車了)和古德里安的裝甲師大破波蘭;而到了1945年,戈培爾再巧舌如簧,大部分人還是會盼著納粹倒臺。 Continue reading 北京資訊戰走向反面

盧斯達與麻原彰晃,希特拉等諸惡的距離

盧斯達的文章多年來鼓吹暴力鬥爭、仇恨中國人、自私自利的思想,有一些傻瓜聽信他的讒言而參加旺角暴動,落得前途盡毀的下場。慫恿別人去死,躲在背後的盧氏到今仍然手執本土派「大義」名份,享受教徒進貢的課金,讓筆者甚為不齒。筆者不才,特別分析盧斯達為何受人歡迎的原因。 Continue reading 盧斯達與麻原彰晃,希特拉等諸惡的距離

終將崩塌的”完美獨裁”(下)

從瓦解獨裁的角度來說,我們當然應該歡迎出現外部壓力。但如果把美國或特朗普當成中國人民的救世主,就是另一種幼稚了。

誠然,相較其他帝國主義國家,美國在歷史上對中國算是比較友善。但美國對外戰略的根本出發點,永遠是本國統治階級的利益,而不是純粹的民主和人權。這就是為什麼它會一邊在貿易談判中要求中方容許工會自由,一邊卻在國內打壓工會;一邊在冷戰中把一個史達林主義國家稱為“邪惡帝國”,一邊卻和另一個史達林主義國家結盟。 Continue reading 終將崩塌的”完美獨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