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六四被遺忘,新八九在醖釀

當然,考驗來臨之時,情況會無比複雜,應對起來也必將比我在燈下寫出這篇文字困難萬千倍。但我相信,我們這代人之中,定會有無數人站出來應對這挑戰。因為我們不想放過這機會,不想再繼續這樣生活三十年,更不想讓自己的下一代也去過恐懼、貧困和沒有尊嚴的日子。另外,我相信,真正能讓“六四”亡靈瞑目的,不是被銘記,也不是得到現政權的平反,而且我們這代人的挑戰和反叛可以勝利! Continue reading 舊六四被遺忘,新八九在醖釀

六四三十週年——六四不只紀念,兩地民運一條心 普選政府為民生,民主就是當飯食!

卅年來六四集會只限於紀念。但當香港急速淪陷於專制,港人更需要換換腦筋:體認到中港民主前途,合則兩利,分則兩害,所以更要打破彼此藩籬,共同奮鬥。港人不能光靠自己。只有同時從中國内部改造專制,才能保障港人自治。 “本土”情懷很好。但有兩種本土。第一種把支持中國民主對立起來,其實不好。第二種本土,一面堅持港人自主命運(“兩制”),另一面又和大陸民主潛流 “一條心” 應對中共。這就是好本土。所謂一條心,意思是:港人不只要求自己的自決權,而且支持中國各地人民爭取自決權,從下而上拆散專制。 爭民主要付代價。保皇黨說:民主又不能當飯吃,值得嗎?的確,如果是過去卅年那種民主路綫,所爭只是齋普選,不涉資源公平分配,對很多普羅市民來説,沒有吸引力。但顧名思義,民運本來是、必然是大多數人的運動,所以民運必然超越齋普選,進而爭取公平分配,保障民生。民主當飯食! 以前港人不覺得需要考慮民主路綫,但現在需要了,因爲民主路上很多歧路,行差踏錯,便南轅北轍了。 只有思想上好好裝備了,才能說:冬天來了,春天還遠嗎? Continue reading 六四三十週年——六四不只紀念,兩地民運一條心 普選政府為民生,民主就是當飯食!

【六四懶人包】中港民主有明天!

有人說港人沒有支持中國民主的義務,所以缺席六四紀念。但即使此說成立,問題沒有完結。沒有義務,但中國民主化對香港有無益處?若有益處,便該當支持。中國民主化對香港當然有益處:香港今日淪陷於誰?中共。如何才能阻止中共滅港?只有直搗黃龍,廢除一黨專政。 Continue reading 【六四懶人包】中港民主有明天!

The Guangzhou Students in the 1989 Democratic Movement — A Personal Account

Shang Ji De

 (Please note that this translation is an abridged version of the Chinese original)

Since the Umbrella Movement, it has been fashionable for many young people in Hong Kong to be ‘anti-China’. In fact the 1989 democratic movement is worthy of attention even for those who advocate the division of China and Hong Kong—the independent autonomous students’ organisations at China’s higher education institutes, such as the Beijing Students’ Autonomous Federation, were organisations that flourished during the 1989 democracy movement. Continue reading The Guangzhou Students in the 1989 Democratic Movement — A Personal Account

他們為什麼害怕六四——來自舊中國的新聲

文:單詩影

幼年時,我有大段日子是在外祖家度過。每逢周日,外祖父母的一個朋友都會準時來訪,然後三人一起暢談。在隔壁玩耍的我,常聽他們提起一個叫做“六四”的詞語,語氣沉重或激憤。我問那是什麼,卻被告知小學生不要關心這些。

直到十幾年後,我順著吱吱作響的木制樓梯爬上雪梨Haymarket圖書館的二樓,才在那些泛黃的紙張中找到了答案。在簡陋的合租公寓中讀那些書的夜晚,時常會哭得不能自已。 Continue reading 他們為什麼害怕六四——來自舊中國的新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