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共產黨中國常識

在共產黨中國融入世界四十餘年之時,世界各文明國家對共產黨中國的印象可謂是大跌眼鏡,共產黨中國沒有被“接觸和變化”,倒是共產黨中國經濟的崛起,搞得世界各國反倒害怕起這個龐然大物了,因爲共產黨中國反倒在“接觸和變化”這些原本希望共產黨中國融入世界文明體系當中的國家,通過“紅色獻金”影響他國選舉,甚至直接把政治廣告做上了美國的地方報紙,讓喜愛Twitter的川普總統發貼控訴后還不忘在聯合國會議期間親自控訴這種行爲。 繼續閱讀 今日共產黨中國常識

舊六四被遺忘,新八九在醖釀

當然,考驗來臨之時,情況會無比複雜,應對起來也必將比我在燈下寫出這篇文字困難萬千倍。但我相信,我們這代人之中,定會有無數人站出來應對這挑戰。因為我們不想放過這機會,不想再繼續這樣生活三十年,更不想讓自己的下一代也去過恐懼、貧困和沒有尊嚴的日子。另外,我相信,真正能讓“六四”亡靈瞑目的,不是被銘記,也不是得到現政權的平反,而且我們這代人的挑戰和反叛可以勝利! 繼續閱讀 舊六四被遺忘,新八九在醖釀

【六四懶人包】中港民主有明天!

有人說港人沒有支持中國民主的義務,所以缺席六四紀念。但即使此說成立,問題沒有完結。沒有義務,但中國民主化對香港有無益處?若有益處,便該當支持。中國民主化對香港當然有益處:香港今日淪陷於誰?中共。如何才能阻止中共滅港?只有直搗黃龍,廢除一黨專政。 繼續閱讀 【六四懶人包】中港民主有明天!

The Guangzhou Students in the 1989 Democratic Movement — A Personal Account

Shang Ji De

 (Please note that this translation is an abridged version of the Chinese original)

Since the Umbrella Movement, it has been fashionable for many young people in Hong Kong to be ‘anti-China’. In fact the 1989 democratic movement is worthy of attention even for those who advocate the division of China and Hong Kong—the independent autonomous students’ organisations at China’s higher education institutes, such as the Beijing Students’ Autonomous Federation, were organisations that flourished during the 1989 democracy movement. 繼續閱讀 The Guangzhou Students in the 1989 Democratic Movement — A Personal Account

他們為什麼害怕六四——來自舊中國的新聲

文:單詩影

幼年時,我有大段日子是在外祖家度過。每逢周日,外祖父母的一個朋友都會準時來訪,然後三人一起暢談。在隔壁玩耍的我,常聽他們提起一個叫做“六四”的詞語,語氣沉重或激憤。我問那是什麼,卻被告知小學生不要關心這些。

直到十幾年後,我順著吱吱作響的木制樓梯爬上雪梨Haymarket圖書館的二樓,才在那些泛黃的紙張中找到了答案。在簡陋的合租公寓中讀那些書的夜晚,時常會哭得不能自已。 繼續閱讀 他們為什麼害怕六四——來自舊中國的新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