適者生存 還是仁者生存

很多香港人都相信「適者生存,弱肉強食」。反正人性自私,人不為己,天誅地滅;而利他精神,則是違反「天性」。有人更認為,這種觀點有基因科學的根據。Richard Dawkins的《自私的基因》(The Selfish Gene),就根據基因學說來證明人性自私,人的一切行為,都只為確保自己的基因傳承下代而已。如果人們無私幫忙別人或者讓人分享自己所有,那只能在血親之間,而這樣做的目的,正是為了自私,為確保其血脈能夠承傳。 Continue reading 適者生存 還是仁者生存

利他的力量

英文原文來自紐約時報(2016年7月8日) 作者:David Brooks(《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其著作的台灣中譯本包括《社會性動物:愛、性格與成就的來源》及《品格:履歷表與追悼文的抉擇》) 譯者:國立中山大學社會學研究所「社會科學翻譯研究」課程(授課教師:萬毓澤)   西方社會的建立,預設了人根本上是自私的。馬基維利(Niccolò Machiavelli)與霍布斯(Thomas Hobbes)便提出了以人性自私為基礎的哲學,且影響深遠。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則從心理學的角度討論自私。他寫道,小孩「完全是自我中心的(egoistic);他們強烈感受到自己的需要,並拼命滿足自己」。 古典經濟學採用的模型,認為人主要受物質上的自利所驅使。政治科學則假定人總是試圖極大化自己的權力。   但這種世界觀顯然是錯誤的。在真實生活中,人的同理心(empathy)與利他行為足以與自私自利相匹敵。這並不是印刷在賀卡上那種濫情的說詞,而是科學事實:我們在嬰兒時期,神經的連結就是由愛和關懷建立起來的。演化至今,我們已能充分與他人合作,也具有同理的能力。我們有強烈的動機去教導和幫助他人。   如Matthieu Ricard在其嚴謹的《利他:同情的力量能改變你也改變世界》(Altruism: The Power of Compassion to Change Yourself and the World) 中所言,一個一歲半的小孩要是看到有人衣夾掉了,會在五秒內撿起來還給他,和提供相同協助的成人花費的時間相去不遠。但小孩若是因為做好事而得到獎勵,反倒會減低他們助人的傾向,有些研究甚至顯示會減少百分之四十。 若根據人性自私的預設來建立各種學科與社會制度,我們會難以理解許多情況下驅動人們的動機。   更糟的是,要是預期人們自私,可能會真的扼殺他們為善的傾向。 Samuel Bowles在《道德經濟:為何好誘因無法取代好公民》(The Moral Economy: Why Good Incentives Are No Substitute for … Continue reading 利他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