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食環署職工會:譴責食環署高層專業失當

文:香港食物環境衞生署職工權益工會
有關10月9日葵涌石蔭邨石宜垃圾站處理稀釋劑事,地區潔淨組前線同事依化學物品工作指引,先轉環保署跟進,後依環保署專業意見當都市廢物處理。惟處理過程被傳媒質疑稀釋劑流入雨水渠處理不當時,食環署高層為回應報導,隨即發出指令,重申化學物品應轉介環保署跟進,並提供連結網址。更將事件定性為〝魯莽〞,找人孭黑鑊,要調查那盡責的前線員工。這員工若收到警告,必影響他的晉升。食環署高層又指若外判有犯錯,除罰款外還有機會被檢控。 Continue reading 【聲明】食環署職工會:譴責食環署高層專業失當

德國工人於G20的示威中支持長春一汽大眾派遣工爭取同工同酬

文:全球化監察

在一連兩日(7月日和8日)漢堡G20高峰會期間,德國被剝削者論壇( chefduzen.de)聯同德國世界工人網的組織者拉起了支持長春一汽大眾派遣工人爭取「同工同酬」以及要求「立即釋放維權代表」的横額,引起了途人的注意。 Continue reading 德國工人於G20的示威中支持長春一汽大眾派遣工爭取同工同酬

工會可以減少不平等和增強民主

文:理查·埃斯科夫(Richard Eskow)
(原文刊於 Portside 。)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一項新研究顯示,工會可以防止那些大富豪把大眾共同創造的社會財富據為己有,減少不平等,使經濟更健康,讓人人都受益。

這個研究報告表明,振興勞工運動,對經濟公平和民主的良好運作,都至關重要。這個結論值得受到廣泛關注,也應該鼓舞我們齊心協力去行動。 Continue reading 工會可以減少不平等和增強民主

政府外判工人

口述:李美笑
撰文:梁寶龍

(本文是李美笑於2017年5月1日在《七十年代至今獨立工運的軌跡》講座的講話。)

我是剛於前年退休的公務員,於八十年代初入職,市政署當時已有工會,因我是部門首批招聘的年青女性管工,立刻被邀加入工會,可惜每次開會只安排會員進行打牌和食飯等娛樂活動,與我期望的工會相去甚遠。自此,我没有再參加工會的任何活動,後來更退出工會。

為何我日後又加入工會呢!就因為九七後,董建華的一句:「將政府的政策方向改變為“大市場、小政府”。」計劃下不但要削減公務員人數,還要開放政府服務,讓外資和商界可以參與,為商人提供商機。 Continue reading 政府外判工人

如何開創獨立工運路

口述:梁寶霖
撰文:梁寶龍

(本文是梁寶霖於2017年5月1日在《七十年代至今獨立工運的軌跡》講座的講話。)

我於七十年代加入基督教工業委員會(簡稱CIC),剛才黃偉雄很歉厚的回顧公務員工運。七十年代的獨立工會是依靠黃偉雄等一班敢闖、敢衝的工會人士開創的。當時我做藍領組織工作,CIC因六七暴動而成立的,1967年後政府宣佈將會通過33條勞工法例,包括現行的《僱傭條例》等,國內稱之為《勞動法》,很多敎會團體(包括CIC在內),乘勢宣傳、推廣和進行敎育勞工的工作,與今天國內的NGO的工作没有很大的分別。 Continue reading 如何開創獨立工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