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訪革命——評秦暉論十月革命的文章

文:區龍宇

在世界各國,革命不時都會出現,不過港人從不注意。最近的2011年中東革命也一樣——直到傘運爆發,才開始有點改變。傘運是公民抗命,但絕非革命。然而,不少青年覺得非要命名為「雨傘革命」不可——好像名之革命,底氣就忽然厚起來,得到了精神勝利。不到兩年,更出現了「魚蛋革命」。歷史,又是否再次呼喚革命呢? Continue reading 重訪革命——評秦暉論十月革命的文章

俄國革命百周年:未完成的社會解放過程

文:朱進佳/安那琪的文字烏托邦
(刊載於《當今大馬》2017/10/4《星星之火》專欄)

編者按:關於十月革命的評價,就像一切革命一樣,都是眾說紛紜的。為了刺激討論,我們同時發表兩篇立場相反的文章。朱進佳這篇持較為正面肯定的角度,而胡平另外一篇則相反。 Continue reading 俄國革命百周年:未完成的社會解放過程

十月革命與旅俄華工

文:梁寶龍

旅俄華工

第一次世界大戰中期,中國宣佈對德奧宣戰,因應協約國勞工短缺,就以「以工代兵」形式參戰,為協約國提供了道義上的支持,法國從中國招募了四萬勞工,英國招募了十萬勞工,俄國招募了二十萬勞工,整個一戰期間總共約有四十五萬華工在俄國。[1]這些華工替協約軍挖戰壕,或在後方工廠做工,協約國得到中國源源不繼的人力資源支援,在全方位的現代戰爭中,起了一定的重要作用。[2] Continue reading 十月革命與旅俄華工

你不知道的十月革命的另一面…(一)

文:胡啟敢

最早同時宣佈同性戀合法化、離婚、墮胎合化法、女性享有投票權、男女同工同酬、女性享有產假,同時容許國內的民族自由離開的國家,是哪一個國家?

美國?英國?法國?北歐五國?都不是。

是香港人最恐懼的社會主義的實行國家:蘇聯。 Continue reading 你不知道的十月革命的另一面…(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