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的十月革命的另一面…(一)

文:胡啟敢

最早同時宣佈同性戀合法化、離婚、墮胎合化法、女性享有投票權、男女同工同酬、女性享有產假,同時容許國內的民族自由離開的國家,是哪一個國家?

美國?英國?法國?北歐五國?都不是。

是香港人最恐懼的社會主義的實行國家:蘇聯。 Continue reading 你不知道的十月革命的另一面…(一)

兩本反思十月革命的新書

原作者:David Sessions
編譯:五月

編按:談到十月革命,就不能避開布爾什維克。很多人——包括右翼和大部分溫和左翼,都認為布爾什維克主義與歐洲的政治思想是絕對相悖的,是落後俄國的病態產物,是對西方文明的威脅;布爾什維克領導的十月革命,是少數人的政變;以列寧為代表的布爾什維克領導人是憤世嫉俗的操縱者和狂熱的極權主義者。另一方面,中共之類的斯大林主義後裔,始終強調馬—恩—列—斯—毛的所謂“馬列道統”,認為斯毛二人完全繼承馬克思的思想遺產。最晚從1960年代開始,西方的所謂新左浪潮出現以來,早就有無數作品重新認識十月革命。最近,又有兩本新書再做探討,一本是塔里克·阿里(Tariq Ali)的《列寧進退兩難—恐怖主義、戰爭、帝國、愛情及革命》(The Dilemmas of Lenin: Terrorism, War, Empire, Love, Revolution )和柴納·米耶維(China Miéville)的《十月》(October),堅持一種獨立於上述兩種論調的研究路向。兩位都是享有盛名的作家。作者認為這些新書,客觀上也是對新的革命的呼喚。本文根據作者書評節譯,或有助大家重新思考這段歷史及其在今天的意義。 Continue reading 兩本反思十月革命的新書

十月革命影響下的日本

文:梁寶龍

十月革命前社會主義已在日本廣泛傳播,對當時留學日本的中國青年有很大的影響。日本於1901年已經成立社會民主黨,1906年亦成立了社會黨。部份知識分子已開始組織工人運動。

俄國革命消息到日本後,傳媒稱新政府為「過激派政府」,日本三大報紙之一《東京朝日新聞》,於1917年11月10日的外電報道說:克倫斯基政府「被工人和士兵的過激派廢除」,還把蘇共領袖列寧(1870-1924)和托洛茨基(1879-1940)以「過激派大人物」為題介紹讀者。 Continue reading 十月革命影響下的日本

十月革命影響下的朝鮮

文:梁寶龍

十月革命前朝鮮在日本高壓統治下,獨立運動遍及世界各地朝鮮人社區,國內外都没有任何社會主義宣傳活動,俄國革命的消息在朝鮮國內亦没有特別的報道。

二月革命後,沙俄遠東地區的朝鮮民族運動再度活躍,1917年5月21日,朝鮮人在濱海邊疆區雙子城(烏蘇里斯克)舉行全俄朝鮮人代表大會,出席者有來自遠東區各地代表一百餘人,還有來自中國和國內的人士參加。大會號召俄國的朝鮮人聯合起來支援無產階級革命,希望與俄國工人、農民建立國際主義聯盟。大會決定成立一個全俄朝鮮人的政治組織全俄朝鮮人民族聯盟,將居住在俄國的所有朝鮮人聯合起來,以代表他們的共同利益。 Continue reading 十月革命影響下的朝鮮

十月革命影響下的中國知識分子

文:梁寶龍

「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遊蕩,」[1]十月革命前這個幽靈已經來到中國,在十月革命影響下,中國「共產黨人向全世界公開說明自己的觀點、自己的目的、自己的意圖。」共產黨人公開自己的意圖後,這個幽靈就現身,共產黨在中國成立。 Continue reading 十月革命影響下的中國知識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