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亂來自賣港娥 反抗鬥力更鬥智

賣港娥辯稱自己沒有賣港。按照土生土長奴才的標準的話,她是對的。按人民的標準,民主的標準,則相反——她的確賣港。主權在民不在黨。她為一個從未經過全體港人授權管治的政府做特首,為北京獨裁政權服務,本是原罪。既有原罪,不思悔改,反而為一個陰毒透頂的送中條例保駕護航;她面對百萬人示威,不只不反省,還去槍擊抗議市民,再惡人反告狀,更是罪莫大焉!你當然不會下臺,不過,算賬的日子不遠。在受人民審判之前,你已天天被自己的罪行釘在恥辱柱上,遺臭萬年!你將來無論跑到哪裏,都是過街老鼠!何況,天威難測,説不定哪天習總拿你們這些舊電池狗奴才祭旗。你以爲秦始皇好服侍? Continue reading 動亂來自賣港娥 反抗鬥力更鬥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