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姆·喬姆斯基論特朗普 (下)

問:特朗普是代表了美國政治的一場新運動,還是主要是這次選舉中那些憎恨克林頓夫婦並厭倦了“一成不變的政治”的選民反對希拉里·克林頓的結果?

答:並不是新的。在新自由主義時代,兩個政黨都已右轉。今天的“新民主黨人”,放在過去就是所謂的“溫和共和黨人”。伯尼·桑德斯號召的“政治革命”,正確來說,是不會讓德懷特·艾森豪(Dwight Eisenhower,美國第34任總統,共和黨人 –編者)大吃一驚的。共和黨人已經過於傾向富人和企業,以至於沒希望靠其實際政策來獲得選票,於是便轉向動員那些一直存在、卻沒有形成政治組織的人群:福音派、本土主義者、種族主義者以及全球化的受害者。不同形式的全球化,旨在讓世界各地的工人彼此競爭並保護特權階層,也致力於削弱向工人提供保護的法律和其他措施,削弱工人對緊密相連的公共和私營機構的決策機制的影響,特別是削弱有效的工會。 Continue reading 諾姆·喬姆斯基論特朗普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