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德斯退選,留給左翼什麼政治經驗?

桑德斯退選後,美國左翼還能達成什麼?是否能有一個有影響力的團體可以把渴求社會改變的情緒轉化成爭取改變的力量,而不是僅僅讓其變成民主黨的選票? 許多人不會支持拜登,但是否會出現一個積極分子組成的團體,致力於工人權力和反對帝國主義,並且能提供替代犬儒主義、混亂、絕望和/或沒完沒了的選舉主義的方案?我們拭目以待。 繼續閱讀 桑德斯退選,留給左翼什麼政治經驗?

美國中期選舉別有洞天

南茜·佩洛西(Nancy Pelosi)贏得眾議院席位之後的第一句話,是她希望“穿越過道”實現“兩黨合作”。坦率地將,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說投票是不夠的——它證實了目前的民主黨領導層是如此脫離實際,也說明他們並沒有從2016年的失利中學到多少教訓。

要想讓他們認真對待這個國家的窮人和工人階級的訴求,鬥爭仍然是必不可少的。 不要奢望這些人會主動改變。 繼續閱讀 美國中期選舉別有洞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