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與麻原彰晃,希特拉等諸惡的距離

盧斯達的文章多年來鼓吹暴力鬥爭、仇恨中國人、自私自利的思想,有一些傻瓜聽信他的讒言而參加旺角暴動,落得前途盡毀的下場。慫恿別人去死,躲在背後的盧氏到今仍然手執本土派「大義」名份,享受教徒進貢的課金,讓筆者甚為不齒。筆者不才,特別分析盧斯達為何受人歡迎的原因。 Continue reading 盧斯達與麻原彰晃,希特拉等諸惡的距離

六四三十週年——六四不只紀念,兩地民運一條心 普選政府為民生,民主就是當飯食!

卅年來六四集會只限於紀念。但當香港急速淪陷於專制,港人更需要換換腦筋:體認到中港民主前途,合則兩利,分則兩害,所以更要打破彼此藩籬,共同奮鬥。港人不能光靠自己。只有同時從中國内部改造專制,才能保障港人自治。 “本土”情懷很好。但有兩種本土。第一種把支持中國民主對立起來,其實不好。第二種本土,一面堅持港人自主命運(“兩制”),另一面又和大陸民主潛流 “一條心” 應對中共。這就是好本土。所謂一條心,意思是:港人不只要求自己的自決權,而且支持中國各地人民爭取自決權,從下而上拆散專制。 爭民主要付代價。保皇黨說:民主又不能當飯吃,值得嗎?的確,如果是過去卅年那種民主路綫,所爭只是齋普選,不涉資源公平分配,對很多普羅市民來説,沒有吸引力。但顧名思義,民運本來是、必然是大多數人的運動,所以民運必然超越齋普選,進而爭取公平分配,保障民生。民主當飯食! 以前港人不覺得需要考慮民主路綫,但現在需要了,因爲民主路上很多歧路,行差踏錯,便南轅北轍了。 只有思想上好好裝備了,才能說:冬天來了,春天還遠嗎? Continue reading 六四三十週年——六四不只紀念,兩地民運一條心 普選政府為民生,民主就是當飯食!

武三思與陳獨秀——五四100年祭

本來,在政治制度上,中國早就學西方,因此中國都是共和國,都有憲法,都承認主權在民。但光有表面制度不夠,還需要自强起來的人民。自强就需要合群爲力,學懂處理意見衝突。香港人以爲自己很西化,其實,不少港人連有效率而平等地開會也不懂,只習慣「跟大佬」。不要「中國人」身份容易,成爲真正公民難。 Continue reading 武三思與陳獨秀——五四100年祭

蓋世寶黯然離開無線,竟是因為左膠問題?

若果我們有左翼的想像,一個理想的演藝工作環境,就會是一個由下而上統整的民主管理運動,這樣就可以有比較公平的競爭體制,這樣大台的藝人就無須拍馬屁,也不必被迫做高層的性奴隸,都能有被選拔出頭的機會。 Continue reading 蓋世寶黯然離開無線,竟是因為左膠問題?

【六四懶人包】中港民主有明天!

有人說港人沒有支持中國民主的義務,所以缺席六四紀念。但即使此說成立,問題沒有完結。沒有義務,但中國民主化對香港有無益處?若有益處,便該當支持。中國民主化對香港當然有益處:香港今日淪陷於誰?中共。如何才能阻止中共滅港?只有直搗黃龍,廢除一黨專政。 Continue reading 【六四懶人包】中港民主有明天!

從鄉議局歷史看何謂民主 ──回應民主原居民〈論民主自治制〉

文:梁寶龍

從《無國界社運網》閱讀了民主原居民的〈從胡啟敢的《Mr. Wally被逐》一文論民主自治制〉,龍少不同意文章中「自治是新界的傳統,最高的中央層面有鄉議局,」的說法。自治勉強可說是新界的傳統,但鄉議局没有民主自治性質。 Continue reading 從鄉議局歷史看何謂民主 ──回應民主原居民〈論民主自治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