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茫大地,誰是屠龍客—當代民主旗手的辯論

回到本文開頭《紐約時報》觀察到的現象,也許並不是社交網路讓人變得懶惰,而是過去幾十年新自由主義打壓下產業工人組織的分崩離析使人們現在只能依靠社交網路來進行組織。那麼我們或許可以進一步得出結論,當下民主運動高失敗率的一個重要原因,是缺乏有組織的工人參與。但不要悲觀,在世界各處,罷工仍在爆發,勞工政黨也在復蘇,國際工人網路也會重新萌發。 Continue reading 蒼茫大地,誰是屠龍客—當代民主旗手的辯論

未來是屬於左翼,而不是右派的

我懷疑對移民問題的關注很快就會被其他問題所取代,例如:人工智能對中產階級的生計的影響,日趨嚴重的貧窮問題,以及由氣候變化引起的經濟混亂——這是一個有利於激進左翼而不是激進右翼的政治環境。右派對貧窮問題不感興趣,其政黨又滿是氣候變化否定論者。一些右翼民粹主義者可能會為工人階級說話,但左派則更有可能會做實事。 Continue reading 未來是屬於左翼,而不是右派的

70th Anniversary of the CCP Regime:Perfect Dictatorship or Empire’s Afterglow? (Part One)

It is true that the Chinese overseas students from the upper and middle classes are predominately reactionary. Nevertheless, now more and more people migrate to Western countries in pursuit of freedom from fear. A considerable number of them have become the most severe critics of the CCP regime and you can hear their voices on Twitter or YouTube. Continue reading 70th Anniversary of the CCP Regime:Perfect Dictatorship or Empire’s Afterglow? (Part One)

全球氣候行動三管齊下

所有這些行動都會引發如下問題:誰的民主?誰的秩序?抗議者會向他人發出請求:這些法律和秩序鞏固了正在摧毀我們世界的人的力量,讓我們一起來將其破除吧。破壞法律和秩序,可以使人感到對境遇有所控制。也就是說,這是一場值得冒險的運動。搖擺者則面臨這樣的詰問:你是站在哪一邊? Continue reading 全球氣候行動三管齊下

外國勢力的配對哲學

現在美國議員還要在《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中重申美國引渡的權力,且加上制裁香港人的條款,同時又沒有明確寫上如何保護吹哨者,這就不是尊重人權,而是相反,協助美國政府引渡吹哨者,協助它制裁幫助吹哨者的香港人,這難道是反送中運動的初衷?難道初衷不是反對違反人權的引渡條例?我們怎能接受這些條款,還要向美國情願、不加修改就通過這個草案?如果美國國會議員真心為香港人權和民主,又爲何要將之捆綁於美國外交政策及引渡條例? Continue reading 外國勢力的配對哲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