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北宋兩次變法失敗看韓粉的英主妄想

回到現在,看到韓粉將韓國瑜膜拜成救世主,實在覺得可笑。古代皇帝權力比韓國瑜大,變法惠民都被利益集團弄得灰頭土臉,現在若果民主制度真的如韓粉說到如斯不堪,那樣韓國瑜上台又如何擺平利益集團的操縱和利誘,去為民著想?難道他不會更容易和利益集團串通,去剝削殘害民眾,然後透過大眾媒體向民眾洗腦以平息不滿。 Continue reading 從北宋兩次變法失敗看韓粉的英主妄想

終將崩塌的”完美獨裁”(下)

從瓦解獨裁的角度來說,我們當然應該歡迎出現外部壓力。但如果把美國或特朗普當成中國人民的救世主,就是另一種幼稚了。

誠然,相較其他帝國主義國家,美國在歷史上對中國算是比較友善。但美國對外戰略的根本出發點,永遠是本國統治階級的利益,而不是純粹的民主和人權。這就是為什麼它會一邊在貿易談判中要求中方容許工會自由,一邊卻在國內打壓工會;一邊在冷戰中把一個史達林主義國家稱為“邪惡帝國”,一邊卻和另一個史達林主義國家結盟。 Continue reading 終將崩塌的”完美獨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