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帝制,走向何方?

文:黃德倫

最近,秦暉先生在《走出帝制》一書中對中國古代社會的性質、晚清的“西儒會融”、辛亥革命以及辛亥革命之後的啟蒙運動亦即新文化運動提出了自己的觀點。秦暉先生的基本觀點是,辛亥革命已經完成了“走出帝制”的任務,20世紀中國的啟蒙運動則由於引進了“日本式自由主義”走向了歧途。筆者對秦暉先生的觀點無法苟同。 Continue reading 走出帝制,走向何方?

重訪革命——評秦暉論十月革命的文章

文:區龍宇

在世界各國,革命不時都會出現,不過港人從不注意。最近的2011年中東革命也一樣——直到傘運爆發,才開始有點改變。傘運是公民抗命,但絕非革命。然而,不少青年覺得非要命名為「雨傘革命」不可——好像名之革命,底氣就忽然厚起來,得到了精神勝利。不到兩年,更出現了「魚蛋革命」。歷史,又是否再次呼喚革命呢? Continue reading 重訪革命——評秦暉論十月革命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