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三思與陳獨秀——五四100年祭

本來,在政治制度上,中國早就學西方,因此中國都是共和國,都有憲法,都承認主權在民。但光有表面制度不夠,還需要自强起來的人民。自强就需要合群爲力,學懂處理意見衝突。香港人以爲自己很西化,其實,不少港人連有效率而平等地開會也不懂,只習慣「跟大佬」。不要「中國人」身份容易,成爲真正公民難。 Continue reading 武三思與陳獨秀——五四100年祭

德國革命百年祭

德國革命留給後人的重要教訓是,在社會解放過程中,我們必須打造具有清楚階級意識的群眾運動,以對抗當權的官僚,無論是舊有國家機關內的官僚,還是改良派政黨內的反動官僚。我們也需要有一個具有成熟政治思維而且跟工人階級群眾建立有機關係的政黨,以便能夠更有效地領導勞動群眾的抗爭。

如果德國革命能夠進行到底,不被維護上層階級利益的改良派所破壞,那麼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的國際政局將會很不同,俄國革命有可能擺脫孤立的狀態,史達林主義在蘇聯的發展也許也會受到抑制,而德國的納粹主義也沒那麼容易崛起。只不過,歷史已經是無法改變的,留給後人的卻是寶貴的政治教訓,成功的部分將會是激勵人們繼續行動的靈感泉源,而失敗的部分則是警惕人們的前車之鑒。 Continue reading 德國革命百年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