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國勢力的配對哲學

現在美國議員還要在《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中重申美國引渡的權力,且加上制裁香港人的條款,同時又沒有明確寫上如何保護吹哨者,這就不是尊重人權,而是相反,協助美國政府引渡吹哨者,協助它制裁幫助吹哨者的香港人,這難道是反送中運動的初衷?難道初衷不是反對違反人權的引渡條例?我們怎能接受這些條款,還要向美國情願、不加修改就通過這個草案?如果美國國會議員真心為香港人權和民主,又爲何要將之捆綁於美國外交政策及引渡條例? Continue reading 外國勢力的配對哲學

盧斯達與麻原彰晃,希特拉等諸惡的距離

盧斯達的文章多年來鼓吹暴力鬥爭、仇恨中國人、自私自利的思想,有一些傻瓜聽信他的讒言而參加旺角暴動,落得前途盡毀的下場。慫恿別人去死,躲在背後的盧氏到今仍然手執本土派「大義」名份,享受教徒進貢的課金,讓筆者甚為不齒。筆者不才,特別分析盧斯達為何受人歡迎的原因。 Continue reading 盧斯達與麻原彰晃,希特拉等諸惡的距離

蓋世寶黯然離開無線,竟是因為左膠問題?

若果我們有左翼的想像,一個理想的演藝工作環境,就會是一個由下而上統整的民主管理運動,這樣就可以有比較公平的競爭體制,這樣大台的藝人就無須拍馬屁,也不必被迫做高層的性奴隸,都能有被選拔出頭的機會。 Continue reading 蓋世寶黯然離開無線,竟是因為左膠問題?

教師工會該做教育改革的先鋒還是花生客?

因此,教協主張增加教育資源,是走對了第一步。但是教協的主張也僅止如此。它沒有再提出進一步的教育願景,例如廢除填鴨式教育,廢除考試導向制,改以提問式教育行之。作為一個民主工會,只重視自己的成員利益,卻忽視政府如何和大財團和中共政府勾結去有系統壓迫市民,沒有提出願景去帶領群眾抗擊壓迫,就很容易被逐個擊破,不利民主力量的團結。 Continue reading 教師工會該做教育改革的先鋒還是花生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