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師工會該做教育改革的先鋒還是花生客?

因此,教協主張增加教育資源,是走對了第一步。但是教協的主張也僅止如此。它沒有再提出進一步的教育願景,例如廢除填鴨式教育,廢除考試導向制,改以提問式教育行之。作為一個民主工會,只重視自己的成員利益,卻忽視政府如何和大財團和中共政府勾結去有系統壓迫市民,沒有提出願景去帶領群眾抗擊壓迫,就很容易被逐個擊破,不利民主力量的團結。 Continue reading 教師工會該做教育改革的先鋒還是花生客?

從鄉議局歷史看何謂民主 ──回應民主原居民〈論民主自治制〉

文:梁寶龍

從《無國界社運網》閱讀了民主原居民的〈從胡啟敢的《Mr. Wally被逐》一文論民主自治制〉,龍少不同意文章中「自治是新界的傳統,最高的中央層面有鄉議局,」的說法。自治勉強可說是新界的傳統,但鄉議局没有民主自治性質。 Continue reading 從鄉議局歷史看何謂民主 ──回應民主原居民〈論民主自治制〉

香港人力車夫的故事

文:梁寶龍

人力車的由來

第一部人力車於 1874年引入香港,[1]由此香港公共交通工具起了變化。人力車源於日本,由到日本的美國浸信會傳敎士高保(Jonathan Globle,1827-1896)於1867發明。北京人稱作洋車,上海人稱作黃包車,天津人稱作膠皮車,有些地方叫做東洋車或手車,香港人一般叫做人力車。 Continue reading 香港人力車夫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