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選特首?】中央欽點黃大仙

文:區龍宇

(特首挑選系列之一)

究竟誰是中央?誰是黃大仙?是聖旨假傳,還是皇帝真詔?一幕幕的媚上爭寵戲、權謀交易戲,比二十年來充斥電視的辮子戲、宮廷戲還好看。

揀薯片,抗西環?

我想起了《欽差大臣》這部果戈里的諷刺劇,講的是一個市長聽到欽差大臣來視察的消息,心驚膽跳,誤將一個路過的無賴賭徒當作欽差,趕忙款待賄賂,將女兒許配給他,做升官發財的俄國夢。此時卻傳來真欽差大駕光臨的消息,地方官僚個個口呆目定。作者把專制主義下人變鬼的可恥可憐,盡情諷刺。

或者,若干老泛民沒看過這部喜劇,以致目睹同樣腐臭戲碼,不只不去揭穿,反而假戲真做,提出什麼兩害取輕論,棄林鄭而取薯片。但所謂抗西環論,最多也不過重演「只反貪官不反皇帝」的封建忠臣劇。薯片即使抗西環,但為了向皇帝表忠,就力推23條,比林鄭還忠心呢。民主黨主席不加譴責,反而保駕護航,則此黨是民主派還是「只反貪官不反皇帝」派,豈非明如白晝?

是挑選不是選舉

毋忘初衷。雙普選本是最起碼民主要求。各國早在20世紀初,便在民主運動壓力下,普遍落實。回頭看香港,21世紀了,普選還遙遙無期!用什麼功能選舉代替,根本是魚目混珠!30年前,查良鏞是這樣為功能選舉辯護的:政治權利應該按社會貢獻分配,大商家的貢獻最多,所以享有更多權利;普通市民貢獻少,所以權利也要少(大意)。他們忘記了,如果沒有建築工人為其蓋樓,沒有清潔工人倒垃圾,大富豪再多錢也無家可歸,也要承受垃圾惡臭!這種赤裸歧視普羅的挑選制度,真民主派本不應接受,不應參與。接受和參與,就是背叛民主,加入統治者的人肉宴。

年輕泛民如區諾軒,他在《端》的文章,沒有為薯片站台,這是好的,卻認為在特首選舉中,兩害取輕(Lesser Evil)沒錯,更引述美國左翼頂尖學者喬姆斯基來壯膽,說喬姆斯基不也主張在去年美國總統大選中,兩害取輕,捨特朗普而取希拉里嗎?這就錯了。美國大選,是普選呀,說好說歹都是人民授權呀;特首「選舉」,是在排斥九成以上選民的前提下,去為專制做遮羞布呀。

民主黨人或反駁,啊啊,站在道德高地而無實效,有屁用!此話前半對,後半不對。民主政治必講道德,但講道德也必有實效。世間絕大部分政治都是權謀與陰謀,民主派的確只有講道德,才能恢復人民參政的信心,才能為民主運動注入奮鬥精神。這是最大實效。

為廢特首,去選特首

有人翻出舊賬,指社民連2011年曾猛烈攻擊何俊仁參選特首,而今長毛又參選,言何道德!的確,當年社民連那個聲明,寫得不好,只顧罵而沒有把道理講明。功能選舉,本質是法西斯主義的,原則上不應參加,除非…除非擺明是為了抗議和乘機宣傳真民主。我早在雞毛有用,卻非令箭一文,已經提出,參選可以,如果只為抗議,只為宣傳《廢除行政主導,實行立法主導、普選全權的立法會》的政綱。今日民運最大弱點,正是連目標為何尚不清楚。若當年何俊仁持此立場參選,至少不一定錯。

另一種特殊情況,就是統治者承諾,功能選舉只是暫時,很快就會讓位於真普選。在此情況下,泛民暫時接受之,尚情有可原。但承諾早成鏡花水月,泛民袋住先竟變成袋了近三十年!民主派早當翻枱!整個特首「選舉」,精心設計方便無賴政權去「挑選」自己的香港大內總管。老泛民卻把「挑選」當成真「選舉」,何其糊塗啊。

有人指出長毛的不足/錯誤,但諸位民主派,請站在歷史正確的一邊,站在普羅市民權利的一邊,而不是幾個爛橙之間選擇。(關於長毛的政綱或者不足,我在下一篇再回應)

區諾軒一文的好處,是披露今日若干老泛民如何被專制徹底收編。他說:「有人對公民提名的厭惡,及對社運人士反曾俊華的反感,已經超出我可以承受的範圍」。可憐區諾軒,不如棄暗投明吧,何苦與這些投降派為伍呢?要留清白在人間呀。

2017年2月8日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