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有命放工?自主工會!

文: 庚甲

11月24日清晨七點多,位於江西省宜春市的豐城發電廠擴建工地上,晚班工人和早班工人開始了交班。突然一聲巨響傳來,在建的冷卻塔內高達70多米的施工平臺坍塌了。截至現在,已有74名工人被確認死亡,生還者僅2人。

 

事故發生後一片狼藉的冷卻塔內部。圖片來源:新華社

 

 

而就在兩天前的11月22日,同樣位於宜春市的北槽煤礦,7名工人因透水事故被困井下。7天后,政府宣佈被困工人生還無望。

29日,千里之外的黑龍江省七台河市景有煤礦又發生火災,22名工人被困井下,生死未蔔。

電力和煤炭,是經濟發展的血液,但在21世紀的今天,其生產卻仍然要浸滿工人的鮮血,就不得不令人悲憤了。

“中國火力發電網”3月31日的一篇新聞顯示,豐城電廠的擴建是在圖紙嚴重滯後的情況下開工的,國投電力總經理黃昭滬還對“不等不靠、積極開挖的做飯表示充分肯定並要求推廣”。而國務院事後召開的安全生產工作會議也指出,這次事故“與建設單位、施工單位壓縮工期、突擊生產、施工組織不到位、管理混亂等有關”。

電力公司老闆對豐城電廠的趕工行為表示肯定。圖片來源:微博網友截圖

 

現在,各種政府部門組織的委員會、工作組和調查團紛紛跳上臺來,乒乒乓乓表演一番,發幾通講話,再抓幾隻小鬼充數,但這就可以杜絕這種事故在今後繼續發生了麼?恐怕不可能。畢竟政府也好,企業也罷,第一看重的還是經濟效益;即使官老爺們真的不願因這種重大事故而影響了自己的仕途,他們也不可能親自去盯緊每一處工地礦場。這就是為什麼天津的港口爆炸之後又有山東的化工廠爆炸,江西的煤礦透水之後又有黑龍江的煤礦火災。

 

真正的有效解決辦法,是讓在第一線面對危險的工人享有對生產的控制權。當他們認為材料有問題時,可以要求更換;當他們認為工期太短時,可以要求放慢節奏;當他們認為管理層的要求不合理時,可以要求做出改變;當他們認為工作有危險時,可以停止作業!

 

建築和採礦在哪裡都是危險的行業,但在那些工人可以自由組建工會的國家,工會不但為工人爭取更好的薪酬,也會為爭取安全的生產條件而進行包括罷工在內的鬥爭。經過多年的努力,很多行之有效的“安全保險”被建立起來,包括:工會負責組織、雇主負責買單的安全培訓;工人民主選舉的安全委員會,隨時監督工地的安全情況;工會組織者可以隨時進入工地聽取工人反應問題,甚至有權在上班時間召開工人大會討論安全問題;強制雇主為工人購買保險等等。

 

雖然經過數十年的新自由主義,即使在工會傳統最為發達的國家,工會覆蓋率也大大萎縮了,但工運高漲時代贏得的這些保障還是大大減少了重大生產事故。

 

2012年,澳大利亞建築/林業/礦業/能源工會(CFMEU)抗議忽視工人安全的建築公司Grocon,工人們在騎警和胡椒噴霧的攻擊下佔領墨爾本街頭。圖片來源:ABC News

 

如果豐城電廠有真正的工會組織,圖紙不全的工程就不會展開,節奏太快工期的就會被放緩,偷工減料的施工平臺就不會被建起,因為,工人做主的工會不會讓任何一名工人去冒險,它會以罷工和其他手段迫使建築公司提供安全的生產條件,從而阻止悲劇的發生!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